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月博网站 > 父亲靠祖传技艺捕鱼女儿借网络直播卖鱼——一个鱼鹰捕鱼世家的今

父亲靠祖传技艺捕鱼女儿借网络直播卖鱼——一个鱼鹰捕鱼世家的今

时间:2019-05-29 08:38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原标题:父亲靠祖传技艺捕鱼,女儿借网络直播卖鱼——一个鱼鹰捕鱼世家的今与昔

  古往今来渔民捕鱼的手段多种多样,如今使用鸬鹚(俗称鱼鹰)捕鱼、奔走在江河湖泊中捕猎野生鱼的渔民已经不多见了。在叶县洪庄杨镇贾庄村,有一家祖传三代使用鸬鹚捕鱼的渔民,他们是贾红欣、贾同欣和贾红伟三。4月9日、11日,记者两次来到贾庄村贾同欣家采访这个鱼鹰捕鱼的故事。

  4月11日上午,记者跟随贾同欣及其女儿贾晓华等人乘坐三轮车载着鹰船、鱼鹰行进一二十公里后,来到汝河许昌市襄城县丁营乡冯庄村河段捕鱼。这段汝河河面宽阔,河水清澈,两岸草青树绿,景宜人。

  其间,贾同欣、贾红伟和邻村渔民赵付忠各自将鹰船推入河中,然后用绳子将鱼鹰的脖子捆扎一下,防止鱼鹰捉到鱼后“中饱囊”。贾同欣说:“鱼鹰一旦吃饱了,就不再下水逮鱼了。”

  坐在贾同欣船头的贾晓华手握一个直播架,开启了她的网络直播。三名捕鱼的长者划着小船,嘴里不停地喊着号子驱赶鱼鹰扑向有鱼的水域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,突然一只鱼鹰跃出水面,嘴里叼着一条三四斤(1斤=500克)重的大鲤鱼。见状,贾同欣立即伸出手中的竹竿,鱼鹰跳上竹竿,贾同欣迅速伸手从鱼鹰嘴里卸下鲤鱼。这一切,全被贾晓华用手机录入她的直播,呈现给粉丝们。

  今年62岁的贾同欣从20岁起就开始同鱼鹰打交道。他说:“一听到鱼鹰叫唤,心里就很舒服,要是一天不见它们,就感觉少一点儿啥。”

  贾同欣家靠鱼鹰捕鱼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他的祖父时期,后代代相传。贾同欣的父亲从旧社会起,就一直靠鱼鹰捕鱼为生,凭着这门手艺养活了一家老小。

  当年,贾同欣的母亲健在,除了在家持家务外,还担负着驯化雏鹰的任务。贾同欣记事起,每年开春,家里时常养着少则几十只、多则上百只雏鹰,方圆几十公里的“驯鹰”者(用鱼鹰捕鱼的渔民)如郏县、襄城县、舞阳县的“驯鹰”人都曾来过他家,找他的母亲代劳驯化雏鹰。

  贾同欣的大哥贾红欣从小跟随父亲下河捕鱼,前几年因为年纪大了,才渐渐离开鱼鹰。贾同欣和三弟贾红伟从一二十岁开始,就跟随大哥学习鱼鹰捕鱼技艺。贾同欣一直靠鱼鹰捕鱼和种地为生,至今已有42年。

  贾同欣说,他从年轻时采用祖传的鱼鹰捕鱼技艺走南闯北,带着鱼鹰和一叶扁舟从临近的湛河、汝河、沙河等河流,一直跑到汉江、湘江、丹江及众多水库。几十年来,他每年种完麦就出门,直到腊月临近春节才回家,在家是农民,出门是渔民。一个渔民常年带着鱼鹰在风浪中讨生活,非常辛苦。比如出门后,有时租不到货车运输鹰船,他就只能靠一根扁担挑着鹰船步行三四十公里,才能抵达可以撑船放鹰的地方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一天上午,他挑着七八十斤重的鹰船,从信阳地区的一个小车站一直挑到淮河捕鱼。当天傍晚,他又挑着鹰船返回信阳,一天往返50多公里,肩上和脚上都磨出了老茧。

  今年54岁的贾红伟说:“记得年轻时,我头一次同大哥、二哥等人在白龟湖捕鱼,突然,湖面上刮起一股七八级的大风,霎时,水上掀起房檐一般高的大浪,吓得我不知所措。”当时,大哥大声冲他喊道:“撑好舵,坐在船上,别动!”他听从大哥的话,坐在船上一动不动,撇下鱼鹰和渔网,顺着风向随意在湖上飘,鹰船时而被风浪推向浪尖,时而被水浪裹在浪底,左右摇晃,停滞不前。其间,贾红欣等人已驾船划到了岸边。大约半小时后,风浪逐渐减弱,他才渐渐靠近湖岸。后来,贾红欣等人一拥而上,跳入水中,将他连人带船拖到岸边,他才脱离危险。回家后,他同妻子聂海霞哭诉道:“今天差一点儿把命丢在水库(白龟湖)。”

  前些年,因为许多河流或水库遭受工业废水的污染,导致产鱼量锐减,贾红伟感到靠这门祖传的手艺无法维持生计,便改行他业。近年来,随着各地生态环境的日益改善,贾红伟又跟随二哥贾同欣重旧业,干起了老本行。

  贾同欣坦言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他凭借鱼鹰捕鱼的手艺,临近春节回家过年时,兜里总能揣上100多元钞票,一家老小过年就不发愁了。“干这一行,虽然一出去几个月不在家,很辛苦,但是这一行比较随意,不受人管。”

  现在,经济形势好了,贾同欣靠这一行,一年能挣两三万块钱。“干这一行发不了财,闲了出去挣个零花钱,也就能养家糊口罢了。”贾同欣说。

  贾氏靠祖传的技艺,衣食无忧的同时,对于鱼鹰捕鱼的传承问题不无忧虑,因为贾家的年轻没有人愿意接受这一行当,他们无论干哪一行,收入都比父辈高。

  唯一让贾氏欣喜的是,现在贾晓华用网络直播的方式,助推他们的鱼鹰捕鱼事业迅速走向网络时代。

  贾晓华是一位80后农村姑娘,爽直乐观,爱说爱笑,曾经在上开过网店。以前,她的父亲贾同欣、伯父与叔父三人下河捕鱼,她的母亲等人就骑着自行车、电动车,跑到市区东工人镇、矿工路东段及建设路东段四处卖鱼,费时费力,非常辛苦。

  去年初的一天,贾晓华看到父亲捕鱼回家后,将一条条鲜鱼放入水池中等候出售。她瞬间产生一个念头:何不把这些鲜鱼放到网上叫卖?这样,母亲就不用跑到市场上卖鱼了。于是,她立即把这些活鱼拍成,在网络直播间内兜售。结果,一些网友很感兴趣,并建议她将鱼鹰捕鱼的场面也搬到网络直播间,让大家开开眼界。贾晓华欣然采纳,并于次日跟随父亲和叔叔一起下河,正式开通网络直播鱼鹰捕鱼场景。一时间,网友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,她的直播间纷丝量直线上升。

  不少纷丝在观看鱼鹰捕鱼的画面时,还通过微信向贾晓华转钱订购鲜活的野生鱼。以至于贾氏的劳动成果尚未上岸,就被网友现场订购一大半。

  谈及此处,曾经骑自行车卖鱼30多年的聂海霞高兴地说:“现在再也不用蹬着自行车到市场上卖鱼了,这都是晓华的功劳。”

  4月9日上午,就在记者采访期间,一位30岁上下的男青年来到贾同欣家里花120元买走了两条鲜鱼。不一会儿,一位快递小哥来到这里又带走了一只元鱼。贾晓华说:“这只元鱼要发往山东临沂。”

  虽然网络直播改变了贾家鱼鹰捕鱼的销售方式,而贾晓华却不满足于现状,她想把父辈的鱼鹰捕鱼事业,再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和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  贾晓华说,在网络直播鱼鹰捕鱼时,不少网友并不满足只在直播间观看鱼鹰捕鱼的场面,他们更想跟随捕鱼人现场体验一下。与此同时,网友还不时询问“平顶山有什么好玩的地方、有什么风味小吃”等问题。去年秋天,一二十名来自郑州的两拨网友专程找到她的父亲,要求一起上河观看鱼鹰捕鱼的场景。其间,外地一处风景区的管理人员邀请她和父亲一起到当地,现场表演鱼鹰捕鱼技艺,以此吸引游客到景区观光,助力发展当地的旅游事业。当时,她考虑再三,觉得自己是鹰城人,到外地谋生,有诸多不便。

  如今,贾晓华想在本地寻找一家合作单位,以鱼鹰捕鱼为依托,吸引游客前来观光,联合开发一个水上旅游项目,以此助力鹰城旅游事业的发展。

相关文章推荐: